关于推动我省全社会创业创新的建议

 

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是今年国务院着力打造的两个引擎之一。根据省政府主要领导的指示,省政府研究室结合我省实际,对国内外有关创业创新激励机制以及云南近年出台的相关扶持政策进行了全面梳理。我们发现,我省出台的政策,在全面性、完整性、创新性上可以说不输于国内其他省区市,但政策的实施又另当别论了,不管是在省级层面还是在州市县层面,很多政策并未得到有效落实,选择性执行、有限执行、象征性执行等情况较为普遍。对此,企业和创业创新者多有反映。我们认为,在政策设计上,不必再重申国家和我省已经出台的政策,而是要在政策的创新和执行上下功夫,如果仅仅满足于拿来或美其名曰集成,往往只能停留在文件上和口头上。因此,在做政策设计时,我们拟不再重复已有的政策(省委省政府近期还出台了加快发展民营经济的文件),而是提出在政府层面应该做到、也可以做到的一些政策和措施建议,供省政府领导和有关部门决策参考。

一、制定负面清单,破除小微企业创业创新的准入限制。这个问题,省政府研究室这些年来一直在不同的场合呼吁,但一直未得到过采纳。初步梳理后我们发现,除国家明确禁止进入的领域外,我省仅有烟叶流通和卷烟生产属于国家垄断,我国连国防和军工产品都已部分放开向社会采购。这些年来我们对民营企业发展领域采取罗列鼓励领域的办法,客观上为部分地方和部门留下了自由裁量和寻租的空间,出现了弹簧门”“玻璃门”“旋转门现象。为此建议:按照法无禁止即可为的原则,从体制层面放开对民营资本的管制和限制,尽快制订民营企业发展的准入负面清单,即列出禁止和限制进入的行业、领域、业务等清单,规定除涉黄、赌、毒、枪及国家安全,国家绝对垄断和专营,以及触及生态、耕地两条红线之外的其他行业、领域和经济活动,各类市场主体皆可依法平等进入。

二、深化教育改革,强化就业创业教育。这些年来的教育改革,关注的重点在扩大规模和追求所谓公平,忽视了服务经济社会发展这个主要功能。早在20世纪80年代,我国就已提出过中职和高中教育规模大体相当,我省还在2003—2004年提出过普通高校和职业高校教育规模大体相当,但过程和结果都南辕北辙,普通高中和普通高校不断扩张,职业高中、中专、技校和职业高校相对萎缩。为此建议:一是按照深化教育改革的要求,加快大部分普通高校向职业高校转型的步伐,同时在普通高校中把就业创业教育纳入必修学分进行考核;二是积极借鉴德国、新加坡等国对学生进行分流的成功经验,探索从初中甚至小学高年级开始就根据学生的特点和潜力,逐步向职业学校和普通高校方向进行分流,同时动态控制好普通高校的规模;三是目前要结合扶贫攻坚,大力发展中等职业教育(包括技工教育),重点支持贫困县办好一所职中,贫困州市办好一个职教中心;建立贫困县与昆明等发达地区合作开展职业教育的办学机制,贫困县职中负责第一学年基础教育,技能教育和实训集中到合作地区或学校,推动优质职教资源全省共享;四是在各级各类教育中都要进行职业精神教育,特别是如何适应现代生产方式、组织方式的教育,避免再次出现因为不适应而擅自离开的现象。

三、用好省外就业创业资源。我们注意到,这些年我省出现了一个值得深思的现象:参加高考的学生人往高处走,出省规模在扩大,而毕业后回滇就业创业的不多;农民工输出和流入比,我省属净流入省份,尤其是重大工程建设中省外农民工远多于省内,高技能农民工更是如此。为此建议:一是主动工作,每年上半年在云南籍学生比较集中的城市或高校宣传政策,开展年度走访联谊,推介创业发展机会,吸引云南籍毕业生回滇就业创业(类似工作我省没有很好开展,而其他省区做得比较好,在省外高校就学的云南学生对此颇有微词);二是调整和制订政策,把鼓励省内高校云南籍学生出省就业调整为吸引省外高校云南籍以及其他省区市毕业生(可以界定在985211高校)来云南就业,除考入党政机关和财政拨款事业单位就业的外,可以给予有吸引力的物质支持(目前只针对所谓高层次人才);三是对海归人才创新创业实施一对一专门服务,全程跟踪项目落地、量身定制服务内容,切实解决海归人才有技术缺资金、有产品缺销路、有团队缺管理等难题,同时积极帮助协调解决其住房、子女就学等问题;四是在招商引资工作中,重视做好外出务工事业有成人员回乡创业工作,以他们的创业带动我省的就业(这方面重庆、四川做得较好)。

四、完善小微企业年检和税收减免政策,三年内实行工商不年检、税务不查税。三证合一登记制度改革已在推行,效果很好,但后续的服务还有待改进完善。目前全国都在对小微企业实行定向减税,但都是临时措施,并未制度化。我们建议,对投资在20万元以下的小微企业,实行三年内工商不年检、税务不查税,全面实行向小微企业定向减税政策,放水养鱼(这与定向减税是吻合的,不矛盾;与招商引资政策相比,力度还弱些)。

五、整合现有支持资源,发挥推动创新创业的聚合效应。目前我省对创新创业的支持政策较为分散、碎片化,有政府部门的,有群团组织的,也有其他部门的。就政府部门看,又分散在工信、财税、科技、教育、农业、工商、商务、人社等部门。分散往往导致相互制约,对服务对象则是有的锦上添花,有的投入不足,更多的做不到雪中送炭。我们建议,理清我省各部门所掌握的支持创新创业的政策资源,聚合政策优势,形成扶持合力。整合各部门所掌握的扶持创新发展方面的资金,在主管民营经济的省工信委中小企业局设立统一账户,统筹使用,各计其功,避免出现财政资金分散、扶持和引导力量不足、各吹各打等现象。

六、制定扶持创新创业失败企业的政策措施。严格区分因缺乏经验、先行先试出现的失误和明知故犯而违纪违法的行为,严格区分国家尚无明确规定时的探索性试验和国家明令禁止后有法不依的行为,严格区分为加快发展的无意过失和为谋取私利故意违纪违法的行为,以宽容的态度对待每一个创新环节的失误,建立容错机制,设立失败基金,在全社会培育形成尊重创造、敢冒风险、注重开放、宽容失败的创新创业风气,营造宽容失败的宽松环境,保护创新创业者的积极性,为创新尝试者提供最大的支持和保障。建议责成科技厅牵头,组织行业内专家和相关研发机构,为初创型企业分析、评估失败原因,提供解决方案,为其再创业提供支持,努力减轻创新创业者的心理压力和经济负担。

七、改进科研成果评价办法,向创新倾斜。我国和我省对科研人员和科研成果的评价,更多采取的是考核专著、论文等,而且特别看重出版社和刊物的级别,导致出版社和刊物编辑部洛阳纸贵,买书号、交钱排队发表论文已经成为显规则专著论文泛滥、质量参差不齐,重复性研究成果多,创新性、实用性研究成果少。为此建议:对从事基础性研究的科研人员,主要考核其专著和论文的质量;对从事应用研究的科研人员,主要考核其新产品开发和市场销售的情况。相应的建议是,学校和医院的职称评定,也要改变一味畸重论文的办法,对主要从事科研的人员主要考核科研成果,对教学一线人员主要考核其教学成果,对医疗一线的人员主要考核其患者口碑。

八、逐步建立创新创业政策执行情况的第三方评估机制。第三方评估是市场经济国家早就采用的一种方法,主要是借助民间或独立机构的力量,从中立的视觉对政策效果进行评估,助推政策抵达终点,从而改变政府自拉自唱的做法,改进政府工作。新一届中央政府施政以来,创造性地开展了这项工作,比如20139月,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听取了全国工商联所作的民间投资政策落实情况第三方评估汇报。有评论认为,这一举措具有很强的示范意义,不仅彰显了中央政府激活民间投资活力的决心信心,更是重大决策民主化、科学化迈出的重要一步,是打造现代政府、推进治理方式改革的一项重大举措。目前,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已经承担过扶贫开发、棚户区改造和保障房建设等多项第三方评估工作,都取得了较好的效果。目前我省尚未开展这一工作。因此建议,可由省财政支持,委托省工商联牵头组织,对全省促进创业创新政策的执行情况进行第三方评估,取得经验后逐步推开到其他领域。省政府研究室也愿意承担第三方评估的任务。

以上政策措施建议,其实都是完善性、补充性的。我们认为,就我省来讲,关键在“放”,即放心、放胆、放手、放开,变管理为服务。我省是市场化程度最低的省区之一,过去我们总是担心一放就乱,但从未担心过一管就死,习惯于按照计划经济加强管制的思路和手段,很不习惯运用市场经济加强服务的思路和手段。在这方面,我们的差距太大。10多年前我们就考察过广东的非公经济发展,广东的重要经验就是,最典型的是,他们对非公企业的税收,是到企业已经发展到一定规模时,税务机关才主动上门服务的。反观我省,吃拿卡要过去似乎是常态,而且是越到基层越乱。十八大后虽有改观,但效果还未真正显现出来,或者说还未进入新常态。我们建议,按照李克强总理关于把错装在政府身上的手还给市场的要求,真正还权于市场、还权于社会、还权于民间,使市场活起来,让社会的创业创新源泉充分涌流,加快形成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生动局面。